幸运快三 > 幸运快三

原创 上海给垃圾分类,我给《半生缘》的上海男人分类

多年以后,面对习以为常的垃圾分类,我们将想起2019年的上海。
现在还有谁不知道,是上海打响垃圾分类的第一枪。 给上海的垃圾分类,不妨给上海男人分分类——这样恐怕会得罪美誉度本来就不高的上海男人,那就拿《半生缘》里的男人分类吧。
原因很

原标题:上海给垃圾分类,我给《半生缘》的上海男人分类

多年以后,面对习以为常的垃圾分类,我们将想起2019年的上海。

现在还有谁不知道,是上海打响垃圾分类的第一枪。

给上海的垃圾分类,不妨给上海男人分分类——这样恐怕会得罪美誉度本来就不高的上海男人,那就拿《半生缘》里的男人分类吧。

原因很简单,《半生缘》就是发生在上海的故事。

上海的垃圾分为四大类,干垃圾,湿垃圾,可回收垃圾,有害垃圾。

《半生缘》中的男人也可以分为这四大类。

先厘清概念。

干垃圾:朋友以上,恋人未满,擅长打“我们只是朋友”的保护伞,撩骚狂魔玩暧昧。

湿垃圾:出轨劈腿婚外恋达人,腿脚有毛病,见到女人就迈不动脚,合不拢腿,秉承“不走心、不拒绝、不负责”三原则。

展开全文

可回收垃圾:大毛病没有,小毛病不断,对老是妈宝男,在女人面前是孩子,人品无缺陷,对家庭的贡献低,有待锤炼。

有害垃圾:又丑又骚,爱家暴且能对另一半的健康造成严重危害,某些行为与湿垃圾高度相似。

科普完概念,按照次序聊一下《半生缘》中男人的垃圾分类。

干垃圾代表:叔惠

一句话形容叔惠:主角脸配角命。

颜值碾压大男主世钧,性格爽快,为人机灵,除了出身不能打,叔惠在任何方面都比世钧出色。

然而,好哥们儿世钧却娶了他心爱的女人石翠芝。

朋友妻,不可欺,叔惠是个干垃圾。

造成世钧翠芝这段孽缘,叔惠难辞其咎。

翠芝为了叔惠,敢于退掉方一鹏的婚约。

这个举动非常大胆。

其一,翠芝已经迈进大龄剩女行列了,叔惠第一次见到她,就有形容“看上去年龄倒大了几岁,足有二十来岁了”,面临着很大的婚姻压力。

其二,富二代出身,门当户对的家规,导致她的择偶圈子更小(这一点从母亲为她挑了方一鹏那种败家子,就可见一斑)。为了让叔惠鼓起勇气追求自己,她顶住世俗压力,果断退婚。

恢复单身的翠芝非常生猛,主动和叔惠写信,决定去上海求学。

无论身娇肉贵的翠芝能否成功,她这个思路是对的,上学有个一技之长,将来和家庭撕破脸,也有底气。

女追男,隔重山,面对翠芝的疯狂暗示,叔惠竟然把翠芝晾起来了。

像叔惠这样的男人,外表光鲜的苦出身,住的是大杂院,交女朋友都不敢往家里带,出身让他们自卑。

同时,他们的自尊心又特强。翠芝的母亲得知叔惠的家庭背景,当着众人蔑视他,严重刺激到叔惠的敏感神经。

因为家庭拒绝翠芝,后来他不断与翠芝式的白富美谈恋爱。

你苦出身,准丈母娘瞧不起你,你骄傲拒绝,在别的女人面前找存在感。

他恋爱结婚,因为她们像翠芝。最后分手离婚,因为她们不是翠芝。

一个傲娇又自卑的男人,辜负爱他的女人,也伤害了自己,只有打着朋友的名义,在暧昧中抚慰自己的心灵。

湿垃圾代表:沈啸桐

沈啸桐,沈世钧亲爹,存在感低但影响大的湿垃圾。

存在感低,因为出场少,大多以病人的形象出现。

影响大,改变了世钧与曼桢的生命格局。

世钧带曼桢回家见父母,世钧懦弱,不敢说曼桢是女朋友,父母都以为曼桢叔惠是CP。

书中有细节,沈啸桐见到曼桢,追忆似水年华,想起当年去上海泡妹撩骚包小三,发展对象就有与曼桢相似度极高的曼璐(有过爱情的曼璐自然瞧不起小三身份,她让沈啸桐吃瘪了)。

正是因为沈啸桐的发现,沈家警告叔惠,曼桢似乎不干净。

自己管不住下半身,还嫌弃舞女脏的价值观,让沈啸桐成功晋级为湿垃圾。

虽然没有成功包养曼璐,沈啸桐果断让另一个女人(无名无姓)成为自己的姨太太,和沈世钧的母亲异地而居。

湿垃圾型男人数量众多,受生命本能控制,爱好下半身思考,后宫春梦爱好者。

张爱玲笔力雄健,在沈啸桐去上海泡妹时,带着自己的小舅子——世钧亲舅舅一同撩曼璐。

世钧舅舅但凡有一点良知,都应该打脸沈啸桐,毕竟他在伤害姐姐的婚姻。

这也从侧面可以看出,沈啸桐小舅子也是湿垃圾,认可湿垃圾的价值观。

形容沈啸桐们的一生,用男人有钱就变坏概括是不妥的。

因为受本能操纵的男人,没钱也很坏。

可回收垃圾代表:世钧

经常有人说,世钧是个值得托付的好男人。

我都不想用脏话来反驳这个论点了。

很多人认为,曼桢世钧半生缘,因为曼璐出幺蛾子。

我不这样认为,根源不在曼璐实施借腹生子的毒计,没有祝鸿才这一出,两人的感情依旧充满危机。

世钧太懦弱无能了,自始至终没有任何男友力。

见到张豫瑾以情敌身份杀出来,躲一边生闷气;

他嫌弃曼璐的舞女经历,提出向家人隐瞒曼璐存在的建议,也是让人呵呵;

带曼桢回家,不敢挑明与曼桢的恋爱,让人误以为是叔惠曼桢CP;

世钧的懦弱,让他在感情中呈现鲜明的被动型人格,他和曼桢的感情,始终是曼桢主动(这一点许鞍华版《半生缘》拍得特别好)。

▲这部电影被低估了

曼桢主动给他整理箱子,想在世钧家人面前预热,刷女友存在感。

后来曼桢问起家人有没有夸箱子整得好。

世钧说没有。

家里需要换灯泡,曼桢忙上忙下,世钧在一旁站着,准情敌状态的张豫瑾都说要来帮忙,世钧一句话都没有。

即便世钧与原生家庭家庭撕破脸,选择与曼桢结婚,以他在事业上的战斗力,曼桢不仅要成职业女性赚钱养家,还要各种忙活——

灯泡她来换,家务她来做,饭菜她来烧,孩子她来哄。

像世钧这种出轨劈腿婚外恋绝缘体,小毛病成堆的男人,社会评价会特别高。

可回收型男人,口碑不错,风评虚高,这样的男人混沌而不自知,需要当头棒喝,才能让其立地成佛。

和可回收型男人生活,女人会流着别人看不见的泪,有太多说不出口的内伤。

《半生缘》有个细节特别讽刺,

世钧曼桢恋爱蜜月期,他曾这样评价翠芝,

造化弄人,娶翠芝的人正是世钧。

说到底,世钧始终是个懦弱无能的人,默认被时光打磨,沦落为自己当初最讨厌的人。

有害垃圾:祝鸿才

终于说到鸿才大兄弟了。

祝鸿才丑,原著有外貌描写,

喜欢看脸是人的本能,因为颜值高,代表优质的遗传基因,所以在婚姻市场上,帅哥美女受欢迎,祝鸿才这样的人就容易受冷落。

姿色中上的曼璐能够嫁给祝鸿才是有原因的。

一是,年老色衰,选择空间窄,蜜汁自信以为能够镇得住祝鸿才。

二是,曼璐结婚可以给妹妹让路,毕竟曼桢也到了适婚年龄。

曼璐非常旺夫,给了祝鸿才发骚的经济基础。

花天酒地,天天不着家,是他的婚姻日常。

曼璐无法生育,不是他在外胡搞的正当理由。

祝鸿才是男权癌+生殖癌,

祝鸿才是有害垃圾,因为他是男权癌+生殖癌。

为了给祝鸿才一个儿子,曼璐甚至把曼桢拉下水,依旧没有让他成为一个好男人。

曼璐婚内多生病,最终中年病死,祝鸿才是元凶。

遇见这样的男人,早早离婚才是解脱。

好男人不会让心爱的女人受一点点伤,自然是煽情歌词浪漫主义。

但是,如果女人结婚后像曼璐一样经常三灾六病,满面愁容,没有幸福可言。

这个男人极可能是有害垃圾。

十男九渣是真实的人生,况且再好的男人也是一袭华丽的旗袍,里面爬满了蚤子。

残酷的是,如果一个女子追求完美男人,恐怕注定百年孤独。

《半生缘》中的男人,多半不堪,里面的男人配不上女人。

这些男人要么傲娇,要么懦弱,要么油腻,要么有毒。

从世钧到曼桢,张豫瑾到曼璐,再到叔惠与翠芝,因为人性的弱点和自私,他们都只有半生的缘分。

他们的故事已经讲完了,他们的人生依旧在继续。

没有完,也完不了。

责任编辑: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幸运快三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morucat.com/culture/1155166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