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运快三 > 幸运快三

迈克尔杰克逊&迈克尔·杰克逊私人摄影师:你不知道的流行乐之王

哈里森·芬克于1990年拍摄的迈克尔·杰克逊。图片来源:Harrison Funk
“我和迈克尔有着自己的语言。”哈里森·芬克(Harrison Funk)说,“我们总是用相同的流行词。他会问:‘哈里森,你能变个魔术吗?’这时候说别的可不

原标题:迈克尔·杰克逊私人摄影师:你不知道的流行乐之王

哈里森·芬克于1990年拍摄的迈克尔·杰克逊。图片来源:Harrison Funk

“我和迈克尔有着自己的语言。”哈里森·芬克(Harrison Funk)说,“我们总是用相同的流行词。他会问:‘哈里森,你能变个魔术吗?’这时候说别的可不行。”芬克是迈克尔·杰克逊的摄影师,两人关系非常亲密。他从70年代晚期就为杰克逊工作,直到杰克逊2009年6月去世。迈克尔·杰克逊成为了世界上最著名的歌手,而芬克见证和捕捉了他的变化。

芬克于1958年8月17日出生在布鲁克林,比杰克逊大12天。受到叔叔里奥·弗莱德曼(Leo Friedman,著名百老汇摄影师)的影响,芬克拿起了相机。他从街头摄影和拍摄当地足球比赛开始,慢慢成长为《时代》周刊、《生活》周刊和《新闻周刊》的供图摄影师。一次偶然的机会让他在纽约最著名的夜总会Studio 54与杰克逊见了面(杰克逊是这里的常客,他会在DJ台上跳舞,以此摆脱要签名的人),就此让芬克的事业走上了不同的道路。

正在化妆的迈克尔·杰克逊。图片来源:Harrison Funk

杰克逊雇佣了多才多艺的芬克作为1984年“胜利”(Victory)巡演的官方摄影师。芬克说,他很快就察觉到媒体的注意力开始逐渐聚集在这位歌手身上:“鲁伯特·默多克的手下打来电话,基本是求着我泄露一张迈克尔排练的照片。我把这事告诉了迈克尔,彼此一笑而过。但正因为我告诉了他,我们之间开始建立起了信任。”

在“胜利”巡演期间,芬克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机会,近距离记录迈克尔·杰克逊的一举一动。芬克拍摄的一张杰克逊自己化妆的照片,让他感到很自豪。“迈克尔和杰梅因·杰克逊(Jermaine Jackson)都很喜欢自己化妆。”芬克说。他还补充道,在吉恩·凯利(Gene Kelly)、弗雷德·阿斯泰尔(Fred Astaire)、詹姆斯·布朗(James Brown)等人的影响下,迈克尔开始更注重他的外表。

杰克逊的化妆流程也体现了他的性别流动性:“迈克尔并非偏向女性,他身上没有显著的单一性别特征,他的性别是流动的。迈克尔并不想给任何一个人贴上某种固定的性别标签。”芬克回忆道,“那时,他不会公然承认自己是某一种性别。”不过,在杰克逊成为父亲后,他的形象就变成了“父亲的形象”。芬克说,“他在做父亲方面,确实是个好男人。”

同样是在“胜利”巡演上,芬克也体验到了杰克逊偶尔的情绪爆发。“别被表象欺骗。”他说,“迈克尔也有需求特别多的时候。如果他不喜欢什么东西,他一定会让你知道。迈克尔从来不会对我特别粗鲁,但如果有人把舞台设计搞砸了,他就会发脾气。他期待的是完美。”

售罄的“胜利”巡演是杰克逊的转折点。两年前,他发行的专辑《Thriller》引来如潮好评,但媒体的举动却愈加过分。但芬克拍摄的最经典的照片并非来自杰克逊不受争议的80年代,反而是在90年代,《Dangerous》和《HIStory》两张专辑让杰克逊成为了一位更受公众关注的艺术家,他的作品既有深度(比如对种族问题的探讨),但也引发了争议(比如《地球之歌》让贾维斯·卡克在1996年的全英音乐奖上冲上舞台抗议)。

这段时期,芬克最喜欢的照片中有这么一张——杰克逊的手臂摆出类似圣经中的姿势。“人们总说迈克尔有耶稣情结。”他说,“我一听就很生气,因为这明显是胡说。我之所以拍那张照片是有原因的。迈克尔的手很大,我想要充分表现它们,也觉得这是一个让他拥抱世界的好方式。在那个舞台上,他的存在就是为了治愈这个世界,所以那样的一个姿势是与人沟通的重要方式。“他用手势的方式,”芬克补充道,“会让你以为他是意大利人呢!”

芬克拍摄的另一张照片中,杰克逊用书遮着脸。这是一张非常私人的照片,之后得用作“世界图书百科全书”的广告,届时全美的教室里都能看到这本书。“艺术指导说我可以自由发挥,所以我打算突破一下界限。迈克尔的眼睛是他最突出的特征,所以我想要把重点放在双眼来捕捉他的灵魂,这张照片就是这么来的。”

迈克尔·杰克逊的百科全书照片。图片来源:Harrison Funk

但杰克逊是因为害羞所以遮住了脸吗?“也许如此。但他的害羞和内向并不会影响他和我的合作。迈克尔清楚地知道他的艺术追求,除了他生命中的最后两年,那时他被错误的人所影响,头脑不算清醒。”

那两年,芬克继续与杰克逊合作“就是这样”(This Is It)巡演。当时杰克逊准备在伦敦的O2体育场连续进行50场演出。但在巡演开幕的20天前,杰克逊因急性麻醉剂中毒导致的心脏骤停去世。“尽管我不想谈论他最后的日子。”芬克说,“但我想说的是,他被那些只对他有利益企图的人深深伤害。他原本计划在完成‘就是这样’巡演后就着手进行慈善活动,运用他的影响力让世界更美好。”

2003年,杰克逊受到娈童指控,但最终被无罪释放。这段回忆仍然让芬克感到气愤。关于他受到的指控和当时的经历,芬克说,“我来问问你,要毁了一个致力于拯救全世界小孩的人,还有什么比让他们失去信誉更好的方式呢?”

90年代早期,杰克逊开始注意到摄影能够带来的影响。他要求芬克为他和伊丽莎白·泰勒、刚刚出狱的纳尔逊·曼德拉拍摄合照。芬克称这张合影是他的事业巅峰,照片上三个人脸上的笑容都极具感染力。

迈克尔·杰克逊、伊丽莎白·泰勒和纳尔逊·曼德拉。图片来源:Harrison Funk

“曼德拉很高兴能和迈克尔见面。”芬克说,“他特别把家人都带来了。公关告诉我,我没有时间拍照。但迈克尔却把公关们都赶了出去,让我慢慢拍照。我不想让照片看上去太无聊,所以建议他们互相背起对方,然后搂着后背。伊丽莎白·泰勒说:‘哈里森,你知道我背不好!’而曼德拉说他太老了,只能抬得起来脚。我想要捕捉那一刻他们开心的样子。”

芬克看着他们三个人去会议室讨论如何推翻种族隔离制度、改善女性权利,缓解艾滋危机和非洲的犯罪现象。芬克称,杰克逊非常清楚这张合影能帮助曼德拉赢得南非总统竞选。

“那张照片最后卖给了400多家报纸,真的很神奇。第二年,迈克尔去非洲拍摄《他们不在乎我们》(They Don’t Care About Us)的MV。他愿意尽可能帮助曼德拉竞选,他和伊丽莎白·泰勒都为其竞选活动慷慨捐款。我知道他和曼德拉关系非常好,而迈克尔就像是音乐届的曼德拉,因为他同样经历了很多挫折。要记得,迈克尔是第一批拥有全球影响力的黑人明星。”

但杰克逊的形象突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一些评论家指责杰克逊为他的肤色而耻,且太过沉迷于整形手术。《Thriller》的制作人昆西·琼斯(Quincy Jones)在最近的采访中说:“我以前总提醒迈克尔别再整形了。他总说自己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患了某种疾病。我根本不信。他对自己的外貌不自信,因为他父亲曾经骂他丑、虐待他。我们还能说什么呢?”

然而,芬克称杰克逊患有白癜风(为杰克逊做尸检的医生克里斯托弗·罗杰斯也确认了这一点),并坚持认为杰克逊实际是“残酷”媒体宣传的受害者。芬克说这些媒体报道都是“胡扯”。“他并不想变白,也不想找到一个解决方法。他为自己是个黑人而自豪。他患有严重的皮肤病,这改变了他的肤色。作为他的摄影师,我知道发生了什么,也会根据情况调整光线。我认为问题在于迈克尔想让自己的肤色看起来更匀称。我那时候没有Photoshop,所以我的解决办法就是亲自给他打光,并用一些特殊的技巧保持他在镜头前的最佳状态。”

哈里森·芬克。图片来源:Harrison Funk

说起杰克逊,芬克似乎有讲不完的故事,他带着纽约口音回忆他们去迪士尼玩了九次“太空山”的场景。杰克逊还打算让芬克和他一起去玩第十次,但那时的芬克已经恶心得说不出话,腿也发软了。他俩还经常在杰克逊的梦幻乐园里一起玩海盗船。

“我坐在迈克尔对面。”芬克说,“用相机给他拍照,他让工作人员把我们升得再高一点。我冲他大喊,这么高会把我的相机摔坏的。他喊回来:‘我也不想把我的饼干摔坏’。他上衣口袋里放着饼干。”

尽管他们有着许多快乐的回忆,但芬克最珍视的一段回忆却有点伤感。他回忆道,两人当时在梦幻乐园的家庭影院一起看1993年的传记电影《与爱何干》(What’s Love Got To Do With It),这部电影讲述了歌手艾克和蒂娜·特纳(Ike and Tina Turner)之间的扭曲感情,而杰克逊看着看着突然哭了起来。

“当时正演到艾克暴打蒂娜的场景,迈克尔突然泪流满面。我问他要不要暂停电影,他做手势表示了反对。他紧紧抓住我的手,我在那时感受到了他人性的一面。”

“电影结束后,我们一起走出影院,迈克尔让我陪他一起玩碰碰车。”芬克回忆道,“我们用了很多阴招,玩得很拼。他就像个大孩子。”

杰克逊也不是唯一一个选择芬克作为摄影师的明星。芬克正计划在伦敦展出他的作品,其中包括大卫·鲍伊、蒂娜·特纳和艾米·怀恩豪斯的肖像照,不过大部分当然还是关于流行乐之王迈克尔·杰克逊的。目前,英国国家肖像馆(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)的《墙上》(On the Wall)展览已向公众开放,展出的是画作和摄影作品中的杰克逊,芬克之后的个人摄影展想必会是一个精彩的接续。

芬克现在居住在洛杉矶,他为杰克逊拍摄的照片定性了他的职业生涯,但他很是满足。他有时候做白日梦时会听到杰克逊的声音,那个声音再一次恳求他:“能变个魔术吗?”

翻译:李思璟

责任编辑:

内容收集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,谢谢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幸运快三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morucat.com/culture/24898.html